第一百三十一章他养了私兵

文 / 竹里居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..,纨绔质女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下,一五一十告知了郡主当初警告他,后来李府如何发现有蹊跷,郡主又示意他们提高地价等等。

    郁临恒听得津津有味,待李怀瑾说完,他笑嘻嘻的称赞道:

    “有意思有意思,我就说这小丫头是个刺儿头,连亲生老子也整,好,有仇不报非君子,她老子后娘苛待她,活该被她整。”

    李怀瑾愣了一愣道:“郡主,在府里过得不好吗?”

    郁临恒拍了拍李怀瑾的肩膀,难得的收起玩世不恭的笑容,意味深长说了句:

    “六郎,你日后是要做家主的人,莫要总是只看双眼看到的,这世间,更多的真实被华丽的外表蒙蔽住了,要用心看呐。”

    看李怀瑾陷入沉思,他又恢复了一如既往放荡不羁的神色,笑道:

    “放心吧,依你所说的,只要你父亲坚持当初卖地是因为家族中无法统一意见,安定王拿不到你们李家的任何把柄。

    郡主这次虽然把你们当棋子使了,但也避免了你们李家的祸事,否则现在就是你李家头疼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你就别再告诉他人,免得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得了郁临恒的保证,李怀瑾心中安定了些。郡主这一节,他对其他人自然是守口如瓶的。

    炎楚城城北的风西山上有两座道观,一曰‘冲墟观’,一曰‘太清宫’。

    传说几百年前,道教一位高人,在风西山得道飞升,因此若干年来,风西山被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,引得世人频频朝拜。

    ‘太清宫’在半山腰上,因为常年失修,观里仅有的几个道人要么性子孤僻,要么痴聋,所以香客极少。

    反而山顶上的‘冲墟观’,住持南陈子道长道行高深、长袖善舞,是炎楚贵府的常客,观里常年香火旺盛。

    入夜,月黑风高。‘冲墟观’的小道童早早关了道观的观门。

    不逢年节,观里也没有住观的香客。南陈子念完一遍南华经,吩咐小童关上卧房的门,熄了烛灯,从门外看进去,似乎里面的人已经就寝。

    片刻后,卧房后门轻轻开了一条缝,两个十岁左右的小童在前举着气死风灯,身后跟着南陈子和观里另两个年轻道人。

    一个国字脸的年轻道人警觉的看了看身后,低声对南陈子说了句什么,南陈子点点头,四人迎着夜晚山中习习凉风,朝观里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待四人走远,六条隐在暗处的身影,如影子一般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个小童一左一右举着气死风灯,到了后山悬崖边,国字脸的年轻道人和两个小童一起,走到一颗需两人合抱的松树下,三人抱住树干用力转动。

    只听‘咔咔咔咔’几声轻微的响动,从崖底升上来一个铁质的大框子,四人站上去,树干无人掌握,竟开始自己转动,随着树干转动,铁框子带着四人,又‘咔咔咔咔’缓缓的落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直远远跟在他们身后的六个身影也走到悬崖边,领头的人向下看了看,六人用手势做完交流,两人一组掏出绳索,很快沿着峭壁向崖底探去。

    南陈子四人坐着铁框下到崖底,早有一身戎装、将领打扮的年轻男子,带着一列士兵迎上来:“道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陈子一扫平日里和蔼可亲的道长模样,凌厉的双眼看一眼迎上来的人,满意的点点头:

    “徐将军功夫又精进了。”

    徐将军笑了笑:“整日闷在山里,除了练功就是练兵,功夫想不精进也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南陈子道:“将军稍安勿躁,已经隐忍了多年,出头之日就快了。”

    徐将军哈哈笑起来:“道长无需宽我的心,跟了主子多年,这点耐心我还是有的。道长请,少主子等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南陈子一行人随着徐将军朝崖底密林从中走去,只留下一列士兵,仍旧举着火把守候在崖底。

    很快,六道黑衣蒙面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滑下来,完全没有惊动士兵,继续跟进了密林中。

    行进了大约一刻钟,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团浓雾,习惯夜视的蒙面人迅速合拢,一番手势交谈,六人以一种奇怪的行进步伐穿进了浓雾中。

    穿过浓雾,眼前豁然开朗,原来崖底暗藏乾坤,密林深处,竟然是一处深深的山谷。

    但真正让六人吃惊的,是山谷里整齐排列的一顶顶营帐,星星点点的火把照耀着山谷,能看到不少身穿盔甲的士兵在来回巡逻。

    这里,竟然是兵营?!

    天亮后,一只模样普通的鸽子从炎楚城城北一间小宅子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沧南城息王府门口,卸掉易容得南子跳下‘追风’,顺手把马鞭扔给门童,南泽等随从们也下了马,跟在王爷身后,早有十几个门童将几匹马拉去了马房。

    大管家南地带着一众仆从迎在门口,一溜儿排开,仆从们行礼齐声道:“恭迎王爷回府!”

    南子神色冷峻,大踏步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南地摆摆手,门口仆从安静整齐十分有素的迅速散开了。

    书房内,南地递上了一封信和一个小纸卷。

    南子先打开了纸卷。

    看完后,他冷峻的眉眼中闪过一丝了然,将纸卷放进长明灯里,纸卷迅速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南泽和南地对视一眼,看向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公仪明城在风西山深山里,给自己弄了一支先锋军,大约三四万人,装备精良,马匹约有两千,全是大宛马和羌族野马。按南风的估计,这只先锋军训练了至少五年以上。”

    南泽一惊:

    “三四万先锋军安置在山里?公仪明城野心很大啊!

    不过,这么些人要吃要喝,还要练兵,公仪明城有多少家业,竟然养的起一只装备精良的军队?

    还有,大宛马和羌族野马极难驯服,养起来花银子如流水,公仪明城就是有一座金山也不够这些人马花销的。更何况还要把这些人瞒的密不透风,也要花费极大的心思和人力。”

    南子眯了眯眼,眼中多了一份戾气:“等石诚那边查到公仪明城的私产,就知道他养兵的银子从哪里来的了!” ( 纨绔质女 /105/10538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