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

文 / 默雅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穆达发现苏泠风出了宴会大厅,连忙跟了上去,问道:“小小姐您要去哪里?有什么需要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苏泠风摇摇头道:“方才贪了几杯酒,有点头晕,我出来透透气,穆达管家请去忙吧,不必管我。”

    穆达闻言,脸上顿时露出了微诧之色,片刻后,点头道:“哦,那穆达就不打扰小小姐了,不过夜里风大,小小姐注意点身体,要早些进去。”

    通过这一个多月的了解,穆达知道苏泠风是个性子清冷、不喜多话的人,想什么、做什么,通常是不会同人多解释的,现在听了她这贪杯头晕的说法,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,感觉这不太像是她会说出来的话呢,而且,看她的脸色,分明一点醉意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苏泠风淡淡的应道。

    穆达离去后,苏泠风绕过几处岗哨,来到一个小树林深处的一栋雅致的三层小楼前,几个起落,动作干脆利落的就爬上了房顶。作为特种兵出身的她,攀爬这种高度的建筑,根本没有任何难度可言,太小儿科了。

    这处树林的树木品种苏泠风不认识,是她在地球上没见过的树木,心形的叶子层层叠叠,枝繁叶茂,树干非常高大,从远处看,根本就瞧不见坐落在林子里的三层小楼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是苏泠风有一天在城堡里闲逛,无意中发现的,这里好像除了定期有人打扫之外,并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苏泠风并不关心这里是做什么的,或者说,不关心这里以前是谁的居所,她只是觉得这里比较清净,而她,现在所需要的,正是这样一个清净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苏泠风坐在房顶上,抬头,望着天上的月亮,静静出神,这十月份的十五,月亮也很圆呢,跟许多年前的这一天,一样的圆……

    在司徒萧山说要给她办生辰宴会时,苏泠风才想起来,她现在这具身体的生日,居然跟她在现代的时候是同一天!

    同名、同貌、同一天生辰,是因为磁场吻合,所以才她穿越到这具身体的么?还是这具身体与她的“前世”本就有什么联系?苏泠风只是在心里奇怪了一下,却并没有深想,她向来不喜欢去探究一些无意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她心里,真不希望今世的生日也是这一天……

    苏泠风感受到了身后空间撕裂的波动,她知道是墨问尘过来的,她依旧坐在那里,看着天上的月亮,没有回头……

    从墨问尘帮她镇压体内的“幽冥之力”开始,苏泠风就发现,自己对墨问尘的到来时的感知,更加敏锐了,只要他在她身边,她很轻易的就能捕捉到他的气息。

    墨问尘在苏泠风的身边坐下,伸手握了握苏泠风的小手,感觉到她手里冰凉的温度,他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凌云城四周的地势虽然复杂多变,但城区里的气候却非常的奇特,一年四季,温暖如春,不过到了夜色深重时,依然会让人感到一丝凉意的。

    这丫头竟然穿着一身薄薄的礼裙就跑出来了,还坐在房顶上,对月吹风……

    墨问尘放开苏泠风的手,从空间戒指里召出一件袍子,披在苏泠风的身上,之后柔声问道:“风儿,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苏泠风的语气依旧清冷,不带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墨问尘知道苏泠风还不信任他,她心里的事情,现在是不会对他说的,所以没有再追问下去,只是伸手揉了揉苏泠风的小脑袋,一语双关的说:“风儿,如果觉得累了,你可以靠在我身上,休息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苏泠风闻言,终于转过头来,用一双漂亮的眸子,一瞬不瞬的盯着墨问尘看。

    墨问尘发现了苏泠风脸上的落寞之色,还有杏眸里的淡淡伤感,心里便是一揪,他从来就没有想过,这个整天面无表情,仿佛发生任何事情,她都能面不改色、冷静应对的女孩,有一天,脸上会出现这样让人心疼的表情……

    “风儿……”墨问尘抬手,轻轻碰了一下苏泠风的脸蛋,却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,该怎样去安抚她……

    苏泠风静静的看了墨问尘片刻,忽然倾了一下身子,顺势靠在了墨问尘身上……

    墨问尘愣了一下,之后伸出手臂,将苏泠风那柔软幽香的小身子圈进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风儿,你……还好么?”这是苏泠风第一次主动靠近他,可是墨问尘心里,并没有为此而感到欣喜,更多的则是担忧和痛惜……

    苏泠风沉默了片刻,忽然声音有些闷闷的说:“我不喜欢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从司徒萧山张罗给她办生辰宴会开始,她就在努力的刻意去忽略这个日子,由着别人去安排、去发请帖,而她置身事外,只忙活着自己的炼金事业,仿佛有关生辰宴会的一切事宜都与她无关,她要做的,只是在这一天,听话的当一天布景,随了司徒萧山的心意,过一个既普通又不普通的生日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她淡定的收着众人的礼物,得体的应对着各方宾客,没有任何失态之处,甚至还有心情坐在席上津津有味的吃东西、有闲心去故意整治那个她不喜欢的平泰国金喆王子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已经过了心理的那道坎了,或者说,她已经完全把今日当成单纯的生辰之日了,可是,夜深了,临近那个时刻,她的心里,还是溢满了悲伤和自责……

    墨问尘拥着苏泠风,犹豫了片刻,开口小心的问道:“风儿,以前在你生辰这天,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苏泠风没有回答墨问尘的问题,但是,墨问尘却明显的感觉到,怀里小人儿的身体,明显的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的,何止是不好的事情,那一年的这一天夜里,所发生的惨案,是她心里永远不愿触的、却又无法逃避的噩梦……

    父母浑身是血的样子,她不愿回想,却无数次的出现在她的梦里…… ( 魔妃太难追 /0/671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RB88官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

2018白菜网址大全 注册领体验金网址大全 最新送彩金网站大全 2018白菜网送体验金 注册送体验金18元